concon

杏夏全開!DAY!DAY!DAY!的朱夏推

可愛就是正義

「杏樹!等等我嘛~一起回家吧!」從身後傳來朱夏元氣滿滿的聲音。轉過頭去,映入眼簾的是朱夏燦爛過頭的笑容。今天能跟最喜歡的成員一起工作,朱夏很開心的樣子,一直不停的笑著。雖然能久違的和大家聚在一起,我也很開心沒錯,不過這也是久違的和朱夏兩人一起工作嘛。可是,這傢伙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其他成員身上了。雖然兩人私底下見面的次數,比起其他成員來說確實要來的多。朱夏會這個樣子,理智上也不是不能接受,但是感情上還是有些不可言喻,會這麼想才不是因為忌妒什麼的,只是稍微有一點寂寞罷了。 

而現在這個讓我感到寂寞的傢伙,竟然還肆無忌憚的在我面前笑得這麼好看。 
「嘛~朱夏你真是一點也不懂別人的心情。」朱夏這個笨蛋,現在終於想起我這個女朋友了? 
「欸?」果不其然朱夏一臉什麼都不懂的樣子,明明自稱很擅長觀察別人的不是嗎?總覺得有點不爽,這麼想著眉頭不自覺得皺了起來,嘴角的幅度也跨了下來,也許看起來有點凶狠? 
「杏樹?怎麼了嘛」剛剛還傻笑著的朱夏,像是注意到了我的情緒,圓圓的眼睛不安的看著我,聲音也變得怯生生的,這個樣子簡直就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嘛。可惡,怎麼這麼可愛。啊啊~振作一點啊伊波杏樹,明明剛剛還覺得不爽,怎麼感想一下子就變成朱夏好可愛了,果然還是沒辦法對這樣的朱夏生氣啊。突然覺得這樣的自己有點噁心,但這也不能怪自己吧?因為齊藤朱夏確實是很可愛嘛。 
「吶,杏~」對於一直沒有說話的我,朱夏好像更加不安了,原本安安份份擺在身旁的雙手也討好似的,輕輕的抓住了我的衣襬。該說朱夏不愧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嗎?馬上就變成這種撒嬌模式了。 
「杏樹~妳在生氣嗎?」為什麼用這種委屈的語氣啊,這樣我不就變成壞人了嗎?如果再不說點什麼的話,也許朱夏會急得哭出來也說不定。雖然沒打算在這裡讓她哭出來,但是,對於一點也不了解別人心情的朱夏,果然還是有點心裡不平衡吧。突然間,就變得想要惡作劇了。 
「恩,我是在生氣喔。」說完之後,就這樣面無表情的看著朱夏。 
「诶?那個?诶?」因為這一句話,拼命的回想自己做了什麼,不知道該為什麼道歉才好的朱夏,抓著我衣襬的手微微顫抖著,但是抓得更緊了一些。顫抖的手是因為緊張吧,突然的就有點不忍心了,自己好像做得太過了。 
「朱夏我是開玩笑的。」這麼說的同時,雙手緊緊的抱住了朱夏。 
「诶??」面對這樣劇烈的變化,懷裡的朱夏完全轉不過來的樣子。 
「噗、我說我沒有生氣啦。」看到這樣的朱夏忍不住笑了出來。 
「嗚诶?真的??」為什麼這麼懷疑的樣子阿?我有這麼不可信嗎? 
「真的啦!什麼嘛?難道朱夏希望我生氣嗎?」瞇起眼睛盯著朱夏,威脅效果拔群。 
「怎麼可能嘛,當然不希望啊!」像是要證明自己清白似的,朱夏加大了彼此間的距離,看著我的臉極力的否認了 
「只是剛剛真的被嚇到了嘛!我可是把對杏樹做過的壞事都想了一遍啊!什麼嘛!笑屁啦!就算是舞台劇演員也不能這樣吧!都是杏樹的錯!」阿勒?這傢伙剛剛還一副快哭的樣子,怎麼現在馬上就囂張起來了啊?還敢兇我?嘛、算了也是因為自己使壞在先。 
「是是是~都是我的錯」聽我這麼說之後,朱夏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。 
「本來就是嘛!所以杏樹真的沒有生氣?」一臉懷疑的樣子,這家伙是推理小說看太多了對人失去信任了嗎? 
「我真的沒有生氣啦。」至少現在沒有,寵溺的揉了揉朱夏的頭。 
「只是覺得朱夏妳啊,真的是個笨蛋呢。」恩,很可愛的笨蛋。 
「诶?什麼嘛!這樣說的杏樹妳才是笨蛋吧!」聽到我這麼說以後,朱夏不滿的嘟起嘴來,氣呼呼的說著,這個舉動讓臉看起來更軟了。 
「咻咔才是大笨蛋~」報復似的捏著朱夏的臉,良好的觸感讓手上的力道不自覺的加重了。 
「诶?杏樹好痛啊!爆力狂!你這是家暴!家暴!!還說你沒有生氣!騙人!」開啟了熊孩子模式的朱夏,扭動著身體試圖逃離我的魔爪。這什麼一點也不淑女的樣子啦,依依不捨的放開了朱夏的臉頰。 
「齊藤朱夏你該慶幸你很可愛。」這樣說了之後,熊孩子模式的朱夏突然安靜了下來,滿臉疑問的看了過來。就連這個樣子也好可愛啊。真的沒有騙人阿,對這麼可愛的朱夏怎麼可能生的了氣嘛,就算生氣了也會因為可愛就原諒妳吧。 
「诶?什麼意思啊杏樹?」搞不清楚狀況的朱夏揉著被捏紅的臉頰看著我,希望我能給她解答。 
「嘛~可愛就是正義啦!」這麼說之後,轉身推開門就走了出去。 
「诶??等等 杏樹我不懂啦!」慌忙的抓起自己的包包,從背後追來的朱夏,這次是開啟了好學生模式吧,準備打破砂鍋問到底了。 
「吶~杏樹告訴我啦~告訴我嘛~」果然不屈不撓的纏上來了。 
「吵死了,我知道了啦,等下會解釋給你聽的。」這傢伙聽到我的保證之後才安靜下來,真是拿朱夏沒辦法,誰叫朱夏總是慢別人一拍嘛。


把之前的腦洞發過來了 希望可以更多的人一起喜歡杏夏w

评论(4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