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con

杏夏全開!DAY!DAY!DAY!的朱夏推

早安yosoro

「早安yosoro!!!杏樹」
看著自己那還不醒人事的戀人,朱夏大力的撲上對方的床,造成不小的聲響,不過對方對於這麼大的動靜是毫無反應...

「杏樹~可愛」
見睡著的人沒有反應,朱夏囂張的把全身都壓在杏樹的身上,仔細的觀察著這張睡臉,只要切換到了off的狀態,就會像現在一樣呈現毫無防備的樣子,這個時候的杏樹就像小孩子一樣,超級可愛的…
「再不起來的話…」
看到了杏樹放在床鋪上的布偶,那是前一段時間自己給杏樹送來的,看來有好好的珍惜呢!
「577要親你囉~這是起床的魔法」
說完之後覺得這個條件太好了,自己想要被577親啊,杏樹會不會因為這樣故意不起來啊?懷疑的看了睡著的人一眼。嘛~不像裝睡
「杏樹!」
「…」
「嘛、嘛」
看著還是醒不過來的戀人,朱夏拿著玩布偶往杏樹的臉頰進攻,臉頰傳來毛茸茸的觸感,讓杏樹不適的皺起了眉頭,伸手試圖阻擋這個擾人清夢的東西。
「欸?杏樹樹!起床了」
「嗚…再五分鐘」
和朱夏元氣十足的聲音相比,杏樹的聲音顯得非常虛弱
「欸?朱夏可不是杏樹的爸爸喔!」
「…朱夏?」
「對喔!是齊藤」

「……恩…」
恩?又睡回去了?伊波怎麼這麼貪睡啦!

「嘛、嘛、嘛」
繼續用布偶騷擾著杏樹,這次不只臉頰,朱夏拿著布偶把杏樹全臉都親了一遍…已經有點被弄醒的杏樹,雖然還緊閉著雙眼,卻忍不住翹起了嘴角

「嘿嘿~齊藤知道伊波醒來了」
看到了杏樹的笑容,知道自己已經成功的吵醒對方了,右手拿著布偶,左手摸上杏樹的嘴角
「恩…伊波醒來了」
剛睡醒聲音還有些沙啞的杏樹睜開了眼睛,對著朱夏微微ㄧ笑
「杏樹!是577努力叫醒的喔!嘛!」
笑咪咪的朱夏用拿著布偶的右手又往杏樹的嘴唇移動,親了一下。

「恩…不要577」
「…什麼?」
朱夏疑惑的看著杏樹,不知道杏樹在說什麼,該不會還沒睡醒吧?

「要朱夏…」
「什、…嗚?!」
還沒理解對方的意思,就感覺到杏樹抱住自己,本來趴在杏樹身上的自己,整個人往旁邊倒去,接著杏樹的右手也撫上了自己的臉,就這樣對著嘴唇親了上來…

「杏樹、」
「嘛、嘛、嘛」
不讓自己說話,杏樹模仿剛剛自己拿著布偶的樣子開始在自己臉上親了起來,只不過這次用的不是布偶
「等、等!不要學我!」
知道對方是在學自己剛剛的行為,朱夏整個人都害羞了起來。

「可是伊波還沒完全醒來啊…」
杏樹一臉的無辜,語氣更是無辜
「欸?什麼…」
「伊波需要齊藤施展起床的魔法…」
看著對方狡捷一笑,這分明從一開始就都聽見了嘛!腦袋已經不能好好運作的朱夏,開始覺得剛睡醒的人其實是自己了…



Good morning

杏樹看著躺在床上露出天使般的睡顏,睡的正香的朱夏,陷入了天人交戰之中。其實今天一早起床時,看到三更半夜對方發給自己的訊息時,就有不好的預感了...

杏樹~我們明天要吃什麼?    上午2點01分
啊!齊藤桑要穿黑色喔!        上午2點06分
我要帶這個包包~很可愛吧    上午2點15分
齊藤睡不著...(´・_・`)             上午3點

杏樹開始感謝起當時看到訊息就當機立斷,決定不去彼此約定的地點,而是帶著備用鑰匙來朱夏家的自己,重新看了朱夏的訊息,再看看睡著的朱夏,還是不忍心把對方吵醒。就這樣看著朱夏的睡臉過了半小時,朱夏的床上放了好多玩偶...懷裡抱的是最近最受寵愛的577呢~看了一下手上的手機都已經這個時間了啊…必須要叫朱夏起床了。

「朱夏~」
摸著朱夏的頭,輕輕的呼喚著她,但是只換來平穩的呼吸聲…

「吶~朱夏該起床了喔~」

「…」
「早上了喔!」
「…姆…」
睡眠被干擾,稍微有點反應的朱夏輕皺著眉
「不起來的話伊波要回去了喔~」
「……嗚恩…細休…」
在說什麼啊這孩子…好像是我的名字?
「朱夏貪睡鬼!」
「………」
阿勒?又睡回去了嗎?

「再不起來的話~我要把577烤來吃!」
「…5不…行」
「噗、」
說出了連自己也感到可笑的威脅,可是朱夏居然回話了…喂!太過分了吧?居然比自己說要回家還管用。看著眼前的傢伙下意識的把在懷中的577抱的更緊,杏樹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嘛~本來就像小孩子一樣,睡著後又更像了…

「朱夏…」
「…」
現在想想能夠這樣長時間不被打擾看著朱夏的時間根本沒有啊?這傢伙到底憑什麼長得這麼可愛啊?

「…喜歡」
「…最喜歡朱夏了」
這種話平時容易害羞的自己是說不出口的…
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讓人愛不釋手的臉頰,真的好軟,讓人不知不覺就捏上了…像使萊姆一樣,被朱夏知道了又會被訂正成棉花糖了吧,好想咬一口…

「…哼恩…」
實際上也這麼做了…
「…」
被我咬了一口的朱夏,微微的睜開眼睛,委屈的用手揉著自己的臉頰,感覺就像是被壞人欺負了一樣…好可愛啊

拉開朱夏的右手對著臉頰

這是感到抱歉的啾喔
朱夏…
以示抱歉伊波就讓齊藤桑再多睡一點吧

「啊啊啊!杏樹是笨蛋!為什麼不叫醒我啊!」
「是朱夏睡得太熟了~口水都流出來了」

「口、口水我才不會流呢!…杏樹大笨蛋!」
忍不住調侃起慌忙準備的朱夏

「我這裡可是有照片作證的啊~」
「欸?把手機給齊藤交出來!!!」
「朱夏下一班車也要來不及了喔~」

本來朝著我撲過來的朱夏,因為這句話不滿的看了我一眼又開始做起出門的準備了

「…你給齊藤等著!哼」

Get!!!

「杏樹!!杏樹~」
「嘛、這次又怎麼了?」
看著朝我全速衝過來的朱夏,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習慣了,完全沒有一絲害怕的感覺,很自然的把雙手張開,等那傢伙撲進我的懷裡。
「哈…你看!是新發售的玩偶喔!」
「…嗚」
「怎麼樣超可愛的吧!」
「太近了啦!根本看不清楚!」
因為剛剛全速衝刺還喘著氣的朱夏,二話不說馬上就把手機貼到了我的臉上…根本看不清楚螢幕上是什麼了啦!

「欸嘿嘿~因為太心急了嘛!抱歉~抱歉」
朱夏吐著舌頭傻笑,一邊向我道歉,一邊把手機從我臉上移開,在看清楚螢幕上的東西後,不自覺的發出了讚嘆。

「哇!真的超可愛!」
「這個很想要吧~」
「恩!想要!」
朱夏指著手機上屬於千歌醬書包上吊飾的玩偶,聽到我的回答之後,一臉得意的樣子。
「好!走吧!」
「欸?去哪?」
「當然是去遊戲中心啦!」
「蛤?為什麼?」
「伊波大人不是說了想要這個嗎?」
「是這樣沒錯啦~可也太突然…」
「朝著遊戲中心全速前進!yosoro~」
完全把這當作是我在自言自語,朱夏一手擺出了敬禮的姿勢,一手牽住了我,拉著我就要往外走。
「等等啊!至少讓我帶錢包什麼的吧!」
「嘿嘿」

到了遊戲中心後,馬上就看到了目標,實品真的好可愛啊…想要!

「啊~找到了~超可愛的」
「我知道啦...會痛啦!」
朱夏拍打著我的手臂,因為非常興奮所以力度也很大,再這樣被她拍下去,估計手臂都要紅了。

「齊藤先來!因為齊藤是第一名~」
躍躍欲試的朱夏,看著我賊兮兮的笑了...好啊,居然調侃我!

「如果朱夏夾不到,就換我喔」
「哼哼,齊藤可是夾娃娃高手喔!」
「朱夏是要夾曜醬吧?」
「當然!」
換好硬幣後,站在機器前不知道為什麼開始做起熱身操的朱夏。
「噗、突然之間的熱身操?」
不愧是自由人啊…每次都能把我逗笑…
「笑什麼啦?齊藤很緊張啊!」
「明明常常來」
「每次都有不同的緊張感嘛!」
其實朱夏是做每件事都很認真的孩子,又很容易緊張,這個自己是知道的。做好熱身之後,戰戰兢兢的投下硬幣…
「齊藤要上囉!」
「朱夏加油!」
雖然不太可能一次就夾到,不過還是在心裡拼命的幫朱夏加油。雖然是夾起來了,但是因為玩偶的重量,馬上就掉下去了。幾次之後已經越來越接近洞口了,馬上就能成功了吧?

「欸!好可惜…再一次!」
「加油啊!別放棄!」
不知道聽了朱夏第幾次不甘心的發言後,終於!!!

「成功了!!!!」
「…朱夏這裡很多人啊…」
「因為很開心嘛!」
又驚又喜的朱夏,馬上轉過來抱住了我,不管我的抱怨,抱著我胡亂尖叫了一番之後,又要求擊掌…絕對會被當成奇怪的人的…

「換杏樹了!快點快點!」
「好!換我了!千歌醬!」
「上啊,我家的伊波!」
抱著剛得到的玩偶,朱夏催促著我趕快開始…

「姆…為什麼啦!」
「伊波!加油!!!」
不像朱夏這麼順利,夾了好幾次後還是離洞口很遠,好不容易離洞口近了一些,又會再度偏離洞口…雖然在一旁守護的朱夏提出了由她來夾給我的方案,可是…果然還是很不甘心啊…想要親手得到千歌醬的玩偶!

「加油、加油!」
所以朱夏也只好抱著玩偶,在一旁守護著我,不過,感覺已經到極限了…自己就是夾不到。

「…果然不行啊…」
「欸?杏樹不要放棄啊!」
「朱夏你來夾吧…已經不行了…」
「可是杏樹想要親手夾到吧?」
「…恩,但是我不行呢…」
聽到我用超級消沉的聲音說話,朱夏一臉擔憂的看著我,思考了一下後,把曜醬的娃娃放進後背包裡,接著站到了我的身後。

「好,那就這樣吧!」
「欸??朱、朱夏?幹嘛啊?」
突然整個人貼上了我的後背,把下巴枕在我的肩膀上,我不自覺的就縮起了身體來,朱夏拉著我的手,引導我抓住機器的手桿,接著連同我的手一起握上了手桿。

「我想…這樣的話…也算是杏樹自己夾的吧!嘿嘿」
「這、這樣啊…」
「要上囉!杏樹」
枕在我肩膀上的朱夏靠在我耳邊這麼說著,雖然對朱夏這麼在意我的心情感到很開心,但是這樣的姿勢也太害羞了吧?不爭氣的紅了臉。

隨著夾娃娃的次數,越來越快的心跳,不知道會不會傳到朱夏那邊去…

「杏樹!這一次一定可以成功的!」
「欸?」
剛剛還調整著手桿的朱夏,突然放開了我的手,走到了我身旁,疑惑的看了朱夏一眼,朱夏只是露出了大大的笑容。

「朱夏?」
「最後還是杏樹自己來吧?」
「…」
對著笑容滿滿的朱夏,回了一個笑容,按下了按鈕,緊張的看著夾子夾住玩偶,在心裡祈禱著…拜託了!

「…」
「…」
就這樣看著玩偶掉入了洞口…

「…朱夏」
「恩?」
「…成功了…」
「恩!成功了,太好了!」
朱夏重複著因為太高興而喪失語言能力的我說的話。真的太高興了!所以我也像剛剛的朱夏一樣,對著朱夏抱了上去。

「人很多欸!杏樹」
「才不想被朱夏說!」
「嘿嘿~」
這傢伙真的一抓到機會就想要捉弄我…

「朱夏…」
「什麼?」
「謝謝你…」
「是杏樹自己抓到的喔~齊藤只是在後面幫忙而已」
「什麼嘛…區區一個朱夏居然說這麼帥氣的話」
「哼哼!是不是覺得我很帥啊?畢竟齊藤是帥哥嘛!」
聽到我的道謝後,對著我擠眉弄眼的朱夏馬上就開始囂張了起來。
「是是是~是帥哥」
雖然表面上敷衍著朱夏,但…今天的朱夏還真的有點帥氣呢。

No.1

因為那偉大的腦洞船長 @Liberty_You 寫了這麼一段,才跑來的東西 (´・_・`)

「齊藤第一名!」

才用手機發了blog更新,杏樹一旁的人立刻高舉手機跳了起來。

「突然的做什麼......遊戲通關了?」
「才不是呢!」

那是發生什麼事讓我們的齊藤桑如此歡欣鼓舞呢?──不用多說什麼,光靠眼神就讓方才過動的熊孩子一下靜了下來。
縮在椅子上的人默默的挪動到杏樹身邊,雙手像供奉東西般的把手機端到對方視線範圍內。

「齊藤、很努力的搶到杏樹Blog的第一個喜歡。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「噗、可是朱夏…」
看了看進入視線範圍的手機後,杏樹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「诶?為什麼笑啊?齊藤可是第一名喔!」
維持著用雙手端著手機的動作,朱夏對於杏樹的反應感到很不滿意。
「因為已經看不出來朱夏是第一名了嘛…」
「诶?什麼意…诶、欸!?」
朱夏邊發問邊把手機轉回來看,發現了喜歡的數量正不斷升高中,已經顯示不出第一名的證據後,朱夏不可置信的盯著手機看,被朱夏的反應逗樂,杏樹摀着嘴笑了起來。
「可是!…」
「可是沒圖沒證據~」
本來看著手機螢幕的臉,突然往杏樹看去,努力的想要證明自己第一名的身分,不過,杏樹卻壞心眼的接下朱夏還沒完成的句子。
「才不是!!真的是第一名啊!」
「我只看到了朱夏點了喜歡啊~沒看到是第一個耶」
「明明辛辛苦苦才搶到的!」
「剛剛不是只在旁邊滾來滾去而已嗎…」
對於杏樹壞心眼的質疑,朱夏噘起嘴來渾身散發出我超級不滿的氣息,還小聲的哼了一聲,杏樹是不會聽漏的。

「算了!齊藤不要當第一名了!」
「什麼啦w」

伊波家的齊藤開始鬧起彆扭了,整個人都背過身去了,情況很嚴重。
「反正…伊波不覺得齊藤是第一名…」
「…齊藤是第一名喔」
「哼!少騙人了,杏樹明明不相信」
微微測過頭來哀怨的看了杏樹一眼,又把頭轉了回去。
「雖然不知道朱夏是不是第一個按了喜歡,不過…真的是第一名喔」
「…什麼第一名?」
面對杏樹的第一名宣言,稍微有些反應的朱夏,用一副給齊藤姐好好說的臉,轉過來看著杏樹,嘴巴還是不滿的嘟著。

「伊波的第一名」

「杏樹…你在說什麼?!」
沒想到那個杏樹會這麼沒羞沒臊的說出這種話,朱夏把身體轉了回來,鬧著彆扭的嘴都忘記要嘟了,大大的眼睛就這樣盯著杏樹。

「伊波心裡的第一名啦!笨蛋」
被朱夏這樣一問,杏樹耳朵都紅了起來,但是已經說出口的話,怎麼樣也不想退縮,可是為了掩飾害羞,還是罵人了。

「騙人!齊藤在杏樹心裡明明是最後一名吧!」
因為對方害羞也跟著害羞起來的朱夏
「…對喔是最後一名…嘿嘿」
「什、?!」
喂!我只是因為害羞才這樣說的,沒想到還真的是最後一名啊?然後還給我害羞的嘿嘿一笑,朱夏不可置信的看著杏樹,現在只想把笑得很靦腆的杏樹拖出去爆打一頓。

「在伊波心裡…」
「….」
「…朱夏是第一名、最後一名,也是唯一的一名….」

「欸、欸?」

雖然講的很小聲,不過朱夏一點也沒有聽漏...這是情話吧?絕對是情話吧!那個木頭樹對自己甜言蜜語...看著說完就摀著自己的臉轉過身去的杏樹那紅透的耳朵…

...杏樹這庸俗的情話是從哪裡學來的啦?

「笨、笨蛋!很害羞啦不許問!」
「笨蛋!這麼害羞的話一開始就不要說啊」
朱夏開始懷疑杏樹是否有讀心術
「嗚…朱夏是笨蛋!」
「杏樹才是笨蛋啦!」
面對這麼庸俗的情話,還是被搞得滿臉通紅的,總有種輸了的感覺,朱夏不甘心的想要讓杏樹更加害羞。

「明明我都說了那種話了…朱夏這個笨蛋!」
「光說有什麼用…證明給我看啊!」
「什麼證明?就是唯一的一名嘛!」
「那、那那那親我啊!」

「哈?朱夏妳──」
「齊藤就是不懂嘛!教教我!」
提出了無理取鬧的要求,反正害羞的杏樹也不可能真的親上來吧?
「...」
「伊波教教齊藤~嘿嘿」

看著因為過度害羞全身僵硬的杏樹,自己害羞的情緒早就不知道飛去哪裡了,刻意嘟起嘴來,用指腹點了點嘴唇,想捉弄一下眼前的人。

「...」
「來嘛~」
「……」
「哈哈...亂說的啦~不要繃著一張臉了」
不過也不想要讓杏樹困擾太久,沒辦法啊…因為齊藤最喜歡杏樹了嘛!

「…來證明」
「恩?」

杏樹做了一個深呼吸,往朱夏的嘴唇迅速的親了一下。沒想到杏樹會真的這麼做,一時說不出話來的朱夏,就這樣盯著杏樹紅透的雙頰。

「…這樣可以了吧」
微微抬起頭來看向杏樹,ㄧ與自己的眼神交會,杏樹馬上就慌張的把視線移開了…嗚!這是什麼?太可愛了吧?帥哥的心臟承受不了啦…

不過,光是這樣果然還是不夠…

「…還是不懂」
「…欸?」
「齊藤還有不懂的地方」
「...明明已經!」

「吶…第一名跟最後一名...也證明給我看嘛…」
打斷了杏樹的話,扯著她的衣擺,在嚐到甜頭後,更加肆無忌憚的要求起來...

「朱夏太狡猾了…」
反正杏樹看起來也不想拒絕嘛…

大掃除

難得的休假日,因為知道杏樹會在家裡休息,所以在沒有告知對方的情況下,就擅自跑來杏樹家叨擾了。前來應門的是一副『我正在大掃除』的杏樹,實際上也正是如此

「诶?朱夏?」

看到正在打掃的杏樹從一開始的驚訝轉變成一個危險的微笑時,最擅長人間觀察的朱夏,馬上就知道留下來,會是什麼命運了。現在必須快速的回到安全的地方,哈哈一笑,說出了破爛的謊話,想要就此告辭。
「阿哈哈~居然迷路到這了?那個…齊藤先走了」
「…朱夏是來找我的吧?」
「沒有這回事喔~齊藤…單純的迷路而已」
「來得正好!」
「欸?不要…齊藤要回家!」
不由分說就拉起我的手,把我往屋裡拖去的杏樹,完全不聽人說話啊…

就知道會變成這樣…
都怪半小時前被漢堡排收買的自己不好

「阿~朱夏這邊可以幫忙擦一下嗎?」
「恩…這邊嗎?」
「對,朱夏意外的很擅長嘛~」
「哼!姐可是齊藤喔」
「是~我錯了,不該小看齊藤桑」
這就是現在在伊波家擔任一日清潔工朱夏的處境,身為乖孩子的朱夏,平常是有在幫忙做家事的~而且屬於被誇講的話,就會賣力得停不下來的類型。

「擦好了!」
哼哼!誇獎我吧!我超帥的~嘿嘿

「阿~朱夏擦的好乾淨喔!帥哥!」
杏樹摸了摸我的頭,大大的稱讚了我一番
「嘿嘿,還有哪裡?齊藤都可以擦乾淨喔」
「不過這邊已經差不多了,朱夏先休息吧?現在只剩下陽台了」
「齊藤也來幫忙!」
「不用了陽台很熱的」
「不管是什麼都放馬過來吧!」
「噗、好吧」
杏樹看著我一臉得意的拍著自己的胸膛,決定讓我也一起幫忙了。所以穿著短褲的自己,就跟著捲起褲管的杏樹走進陽台。
「哇..真的好熱~」
太陽好大…
「就跟妳說了嘛…還是進去等我吧…」
「齊藤要幫忙!」
「屋子裡有冰棒喔~」
「嗚…我不吃」
好想吃冰棒,打量著看著自己的杏樹,臉上這個表情,再加上說出什麼冰棒,一定又把自己當小孩子了吧?
「留在這裡很熱喔…」
抓住杏樹摸在自己臉上的手
「留在這裡比較好!」
因為杏樹在這裡嘛!

「好吧…那朱夏我來刷地板你幫我把水打開」

捏了捏我的臉頰後,杏樹把清潔劑倒在地上,拿起刷子對我比了比身旁的水管。
我就這樣幫忙灑著水,看著杏樹賣力的刷地板。看著外面過於刺眼的陽光,想要放空,反而讓腦袋更胡亂的想著不著邊際的事情。阿…好想趕快吃漢堡排阿…一定要叫杏樹加入滿滿的起司!就算胡思亂想也不忘轉回來看看杏樹。刷著地的杏樹滿身大汗,自己這麼輕鬆的拉著水管這樣好嗎?杏樹好像很熱啊…就讓齊藤來幫忙她降降溫吧
嘿嘿…

「朱夏…往左邊一點,淋到我的腳了啦」
先從腳開始進攻,背對著我的杏樹沒有起任何疑心,非常努力的刷著地板。
「這邊嗎?」
壞心眼的把水管對準杏樹的另一隻腳
「诶!很涼欸!朱夏你是故…哇!!」
抓緊時機把水管對準了邊說話邊轉過身來的杏樹,沒錯齊藤桑要幫伊波大人徹底的降溫。
「哈哈~」
「啊!會弄濕!住手啦朱夏!」
一開始只是用非常小的水量,但是看到杏樹一邊用手擋著水柱一邊發出不滿的聲音,突然很想看到淋成落湯雞的杏樹,自己的惡作劇因子被激活了,把水開到最大,反正這裡是杏樹家,她多的是衣服可以換。
「誰叫杏樹平常都欺負我!看招!」
「…拜託!誰欺負你啊」
是沒有啦,嘿嘿…朝著杏樹的臉全速前進yosoro!
「喂!…齊藤朱夏!」

「哈哈!幹嘛?伊波杏樹?」
「…給我做好覺悟…」

「…诶?」
停止噴水攻擊後,全身濕透的杏樹站在原地不動,只吐出了這幾個字。
慘了,忘記把惡作劇的後果記算進去了….
「等等!杏樹、」
對我的話充耳不聞,杏樹跨著超大步伐往我的方向移動…慘、慘了
看到杏樹黑著臉,這絕對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。
「齊、齊藤!沒有…」
我沒有帶衣服來換,不能弄濕啊!
「沒有什麼?」
一手抓住我的手臂防止我逃跑,一手抓起水管,渾身濕透的杏樹,穿在身上的衣服變得非常貼身,下意識的就往杏樹的胸部看去,雖然只有一瞬間,可是還是被看到了,杏樹抓住自己的力道又加大了些,抬頭就對上了杏樹火熱的視線。
「…不是!杏樹我沒有看你的胸、嗚!」
「杏樹!好冷!」
沒被抓住的手瘋狂揮舞著,試圖讓杏樹冷靜一點,但是回應自己的只有冰冷的水柱….

「哈啾!」
「朱夏..」
「不要跟我說…話哈啾!」
明明剛剛杏樹也和自己一樣全身濕透的在陽臺玩了好一陣子,為什麼只有自己像是要感冒了一樣…可能是因為笨蛋不會感冒吧?剛剛的那場戰爭也因為自己的噴嚏而停止了。

穿著杏樹借給自己有些寬鬆的衣服跟褲子,揉了揉鼻子,朱夏盤著腿坐在木地板上等待烘乾機烘乾自己的衣物,完全不想理會杏樹的呼喊,雖然是自己先惡作劇的。

「這樣坐著會感冒的!」
齊藤已經感冒了啦!
「朱夏~」
「诶?等、等!」
沒想到跪在自己身後的杏樹會突然抱了上來。被杏樹抱住是很開心的一件事,可是,齊藤我現在裡面什麼都沒穿啊!
「…..」
「杏樹…那個…」
「诶?嗯?」
「我…」
「…朱夏…很柔軟喔」
聽著杏樹害羞的說出性騷擾話語,朱夏只希望烘乾機可以烘的快一點
「放開我啦!」
杏樹這個變態!!!!

まねっこ うちっちー

https://twitter.com/Uchicchii/status/885733919265480704

斉藤さん絕對有一隻吧?

伊波杏樹從來沒有這麼後悔過,從來沒有這麼後悔送一樣禮物出去過…
雖然送出去的禮物能讓收禮物的人這麼喜歡是一件很高興的事啦…不過…

「伊~波是大笨蛋!」
『伊~波是大笨蛋!』

在不知道第幾次聽見了複誦朱夏話語的無機質音後,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,齊藤朱夏正抱著577玩偶玩的很開心,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燦爛,這讓伊波杏樹感到五味雜陳。

「喂!朱夏!」
「姆嘛姆嘛、577真的好可愛~」

看到朱夏抱著577又親又笑的,杏樹突然有種想要把禮物要回來的衝動。才不是因為朱夏親了那個東西勒?是因為朱夏從收到禮物開始,已經足足玩了一個小時了,途中還因為捨不得放下想要把577帶進廁所,當然最後是被自己阻止了。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吧?貪玩的朱夏由我來阻止!

「朱夏你已經玩很久了」
「诶~」
「昨天不是說好了,要一起去吃漢堡排嗎?再不出門的話…」
「啊!?漢堡排!齊藤桑現在就出門!!」
聽到要去吃自已最喜歡的食物而閃閃發亮的雙眼,這樣的朱夏真的好可愛。不過…這個反應,看來是因為這個577而把昨天的約定忘得一乾二淨了…早知道就不要這麼快把禮物交給朱夏了…

準備要出門的朱夏看了自己那小的只放的下手機和錢包的包包後,往我這邊看了一眼,開始打量起我今天背來的後背包。

「絕對不行!」
齊藤桑的意圖非常明顯,絕對不行!
「欸~我都還沒說!….杏樹這個笨蛋!」
『杏樹這個笨蛋』
嘟著嘴一臉不滿的朱夏,居然這個時候還要玩?是多喜歡這個禮物啦?
「我是不會幫你背577的…朱夏是這樣打算的吧?」
「诶?才、才沒有…」
那你為什麼要一臉心虛的看旁邊啊?齊藤桑
「哼?沒有啊~那就好」
「可是…577一個人在家會寂寞耶杏樹..」
會寂寞的是你吧?!

「朱夏是小孩子嗎?」
「吶~杏樹樹」
不行了..這個語氣?這是齊藤桑撒嬌模式全開的徵兆
照剛剛的情況看來,讓朱夏帶577去的話這傢伙絕對不會好好吃飯的吧…
玩瘋了還會遭來別人的側目…光想像就覺得好丟臉!!所以伊波杏樹絕對要堅持自己的立場!

「不行!!」

「杏樹是小氣鬼!討厭」
『杏樹是小氣鬼!討厭』
「….」
『杏樹是小氣鬼!討厭』
『杏樹是小氣鬼!討厭』
『杏樹是小氣鬼!討厭』
喂!居然無限播放?這個聲音單聽很可怕的啊!

「朱夏…就說了不行嘛」
雖然真的讓她帶去也不是什麼大事,但是看著臉上寫著沒有577就沒有我的朱夏,突然變得不想要讓步了,難道是21歲少女對著戀人的勝負慾被激起了?

『杏樹是小氣鬼!討厭』
『杏樹是小氣鬼!討厭』

就在自己快要受不了,想對著朱夏說出
『算了,那伊波就一個人去吃好了』這樣的話之前。

「可是齊藤果然還是最喜歡杏樹了…」
『可是齊藤果然還是最喜歡杏樹了…』
「诶?」
「所以伊波大人不要生氣了,齊藤不帶577去了,嘿嘿」
朱夏乖乖的把577放在床上,還蓋好了被子,然後轉過來抱住了杏樹。
朱夏真的是太狡猾了。
「…」
「出發囉!yosoro」
前往餐廳的路上,後背包裡背著577的杏樹只覺得這傢伙絕對是確信犯。

問卷

我跟宇宙最廚的  @Liberty_You 一起胡鬧的結晶

很好玩喔整路發廚 這個圖辛苦你了:D

 

 

來去海邊

某L船長! @Liberty_You 你真的很討厭耶w
因為這個腦洞我又停不下來了啦

「朱夏、你是小男學生嗎?」滑著手機一邊露出矮額的表情,伊波杏樹對於身邊熊孩子在推特上的發言皺起了眉頭。

「杏樹不覺得嗎?」
「是很可愛,尤其是千歌......」
「──那有沒有發現千歌腰部的線......」
「朱夏妳這笨蛋!」

純情的隊長一下就被對方的話弄得滿臉通紅,握起拳頭作勢就要捶下去,頑皮的人還沒被敲就先哀哀叫著.「家暴啊!」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「嘿嘿、不過杏樹難道不想跟齊藤桑來個海邊約會嗎?」
本來還捨不得敲下去的拳頭,在看到齊藤朱夏露出超得意的表情後還是敲下去了,自作自受。
「才不想!」
「欸?為什麼啊!」
「反正朱夏一定是穿那種小學生的泳衣吧?噗、」
想像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好像還滿適合的,伊波杏樹不小心就笑了出來
「什、麼?好過分啊!伊波!齊藤桑當然是穿比基尼吧!展現大人的魅力!」
伊波杏樹眼前超級不服氣的齊藤朱夏,還用手比劃著腰束奶澎的肢體語言,然後賊賊的笑了,完全就是小學生啊。
「是是是~」
「所以跟我去嘛!」
「什麼?」
「海邊約會!去嘛!去嘛!!」
「不要」
完全不當一回事,杏樹敷衍的回答著。然而,朱夏卻沒有預想中的無理取鬧,杏樹感到有點奇怪,轉過頭來才發現朱夏開始上下打量起自己來了。
「幹嘛啊?不要這樣看我!」
都要起雞皮疙瘩了
「不是啊…杏樹你…胸部超大的吧?嘿嘿」
「蛤?」
這傢伙在說什麼啊?嘿嘿是怎樣?就算天真無邪的嘿嘿一笑,也不能掩蓋剛剛那個性騷擾的發言啊?
「不是啊!杏樹身材超好的吧?所以穿比基尼的話…」
眼前的人說到一半就閉上眼睛,進入自己的世界去了,過沒多久突然嘿嘿的笑了,看著這樣的朱夏,這傢伙絕對是在幻想吧?要不是這傢伙有一張這麼可愛的臉,怎麼看都是一個癡漢吧!?
「喂!朱夏絕對是在想什麼奇怪的東西吧?!」
啊啊啊啊!真的很討厭啊!很害羞欸!

「诶?我才沒有想杏樹穿比基尼的樣子,我也才不會幫杏樹塗防曬乳勒!」
很好啊,這不是都說出來了嗎?朱夏這個色狼!
「變態!」

「杏樹好過份…」
馬上假裝委屈的樣子,雖然知道是裝的,可是心臟還是不爭氣的停了一拍,齊藤朱夏真的好可惡!
「才不過份!都是朱夏的錯」
「就算是變態…也只對杏樹喔?」
突然的帥哥聲線,不過說出來的話完完全全就是性騷擾。
但是現在自己臉一定是紅的吧,為什麼自己這麼容易害羞啦?總是被朱夏捉弄

「啊啊啊啊煩死了」
「嘿嘿!杏樹好可愛」
這麼說著就突然黏上來的朱夏

「放開我啦你這個笨蛋!」
明明是這麼說的,但是很奇怪啊,自己不受控制搭上朱夏腰部的雙手

「不過,果然還是不要去海邊約會了」
「诶?」
對於朱夏突然的轉變感到不解,不是剛剛還吵著要去嗎?
「突然…」
「嗯?」
朱夏剛剛這麼活蹦亂跳的現在又怎麼啦?
「不想去了!不想讓大家看到杏樹穿比基尼的樣子!」
感受到朱夏擁抱的力度變得更用力了
「诶?」
所以說?突如其來的吃醋?啊~還真是可愛啊朱夏,但是這樣就變得換我想來點惡作劇了
「就是這樣啦」就算看不到也知道現在一定是嘟著嘴的朱夏
「嘛~我可以穿競速泳衣去?別看我這樣我超~擅長游泳的喔?」
「不行!不行!我不準!」
因為這句話抬起頭來看著我的朱夏,特別不滿的樣子
「剛剛明明是朱夏說要去的!」
「我現在反悔了!」
「噗、朱夏也太任性了吧!」
「反正不要嘛~我們去別的地方吧!嘿嘿」
朱夏像是知道我一定會順著她的意思一樣最後露出了可愛的笑臉
「嘛~都好啦」
反正我也不想讓大家看到朱夏穿泳衣的樣子。

未成年

「為什麼啦!為什麼只有齊藤不能進去!!!齊藤我明明成年了!」
成員們本來想要去酒吧裡喝一杯的,卻被擋下來查看了證件,一個個檢查後,朱夏就被攔了下來。大家不是都成年了嗎?也查看過證件了吧?為什麼要攔住朱夏?就在大家還愣住的時候,梨香子突然開口了。

「阿~!我忘記了,洛杉磯必須要滿21歲才可以喝酒的」
「诶?是這樣啊」
難怪不讓朱夏進去了,這傢伙八月才滿21歲阿,

「明明跟杏樹同年….」朱夏不滿的嘟起嘴來

「噗、就算是這樣我也比你早出生了半年阿,我可是成年人阿。」
看著大受打擊的朱夏,雖然覺得很可憐,可是還是不小心笑了出來。而聽見了我的笑聲,朱夏轉過頭來哀怨的看著我。

「所以說朱夏在這裡算是未成年囉?」
突然說出了這句話的愛愛若有所思的看著我,為什麼看著我啦?總覺得在想什麼不好的事情。

「诶?是未成年阿~小朋友晚上不能在外面晃吧?」
聽到這句話後,愛香也開始起鬨
「把小孩子送回去,在開始大人的世界吧?嘿嘿嘿」
不錯過這個欺負朱夏的機會,KING也加入了談話

「诶?怎麼這樣!梨香子不會丟下我的吧!」
馬上去找人當靠山的朱夏,看著真的很像是遇到打不過的對手,就哭著去找姐姐來當救兵的小朋友阿。
「嗯~該怎麼辦才好呢?」
梨香子做出了思考的動作,顯然朱夏是搬錯救兵了。

「诶?好過份!也帶齊藤玩嘛!」
看見梨香子這樣的態度,朱夏馬上著急的跳出來。看著不為所動的團員們一臉奸詐的樣子,朱夏又補了一句。

「拜託嘛!」
馬上就服軟撒嬌的傢伙

「真拿你沒辦法呢」
喂~之前還要大家對齊藤嚴格一點的KING,馬上就軟化了嗎?
「嘿嘿」
看著這位未成年,得逞之後笑的這麼可愛的樣子
嘛~算了

蜜柑徵人啟示

抱歉佔版面了(´・_・`)
問問有沒有人對千曜的漢化組有興趣
如過有興趣的人
蜜柑船長催婚協會強烈招收翻譯、修圖、校對、!!!圖源!!!

大家都很親切喔一起發病吧w
不管是千曜還是杏夏都有很多病友喔
當然其他病友也是存在的 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