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con

杏夏全開!DAY!DAY!DAY!的朱夏推

結婚


兩點鐘方向發現獨自坐在窗戶旁的杏樹樹!
「杏樹在做什麼~」
今天跟杏樹約好了來喝下午茶,這可是難得來自杏樹樹那邊的邀約喔!明明平常的約會都是自己比較早到的!今天居然輸了,從後面抱住杏樹,把下巴放在杏樹的頭上,被抱住的杏樹嚇了一跳。
「真是的!不要突然抱過來啊!嚇我一跳」
坐著的杏樹轉過身來,紅著臉瞪了我一眼,嘿嘿好可愛
「杏樹來很久了嗎?」
「我也剛到一下下而已啦」
拉開杏樹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,看了一眼杏樹放在桌上的雜誌,看來在自己來之前都看著雜誌的樣子。杏樹看的是婚紗雜誌?诶?
「杏樹你看的是結婚雜誌?」
「阿、對...對啊」
想起自己攤在桌上的雜誌突然間不好意思起來的杏樹。不管看了幾次,害羞的杏樹果然好可愛。
「杏樹…想結婚嗎?」
看這種雜誌,杏樹是不是想結婚了呢?
「欸…不是現在啦,但是結婚…會結的吧?」
杏樹越說越小聲,真的很容易害羞阿。會想要結婚很正常吧,杏樹這麼可愛又這麼能幹一定會是很好的妻子,想像杏樹成為人妻的樣子,自己不知道想過多少次,要是和杏樹結婚的話會是什麼樣子,畫面實在太美好了,忍不住露出微笑。但是能看到這樣畫面的人卻不會是自己,笑容漸漸變得苦澀起來。
「也是呢,穿婚紗的樣子肯定很漂亮吧」
在開始交往時,就明白現在跟杏樹的關係,將來也有可能會結束的,畢竟同性間的交往,一般社會還是不容許的,結婚是做不到的吧?如果將來杏樹能遇到更好的人,自己絕對要用笑容祝福她,一直這麼想著,一直都給自己做著心理建設的,可是果然還是最喜歡杏樹了,一想到那天的到來,還是無法克制的難過。
「對啊!肯定很漂亮」
杏樹開心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,我沒有勇氣,直視杏樹太過幸福洋溢的臉,在這樣胡思亂想下去,我可能會忍不住哭出來,所以死死的盯著雜誌看,想要調整一下自己的情緒。
「…朱夏?」
「什麼?」
「朱夏很喜歡這件婚紗嗎?」
「欸?為什麼這麼問?」
「因為朱夏一直看著這一頁嘛w」
「欸?滿喜歡的吧」
「原來喜歡這種款式的阿」
「嗚…嗯嗯」
根本沒有把樣式看進眼裡,還是胡亂的答覆著杏樹。
「欸~可是我覺得朱夏比較適合這種的」
「為什麼是我?」
「诶?想要看朱夏穿阿,而且本來就是在看朱夏的婚紗喔?」
「诶??什麼意思?」
抬起頭來一臉錯愕的看著杏樹
「噗、哈哈哈」
會一臉錯愕不是自己的錯吧?杏樹居然笑了起來?
「笑什麼啦?」
齊藤現在的心情可是很悲傷的,什麼都不知道的伊波居然笑的這麼開心,還這麼好看。我現在真的很想哭啊,笨蛋
「從朱夏來之前到現在我看的都是要讓朱夏穿的婚紗喔」
「為什麼?」杏樹到底在說什麼?
「什麼為什麼?朱夏難道不結婚嗎?」
「诶?」
「朱夏….難道沒有想過跟我結婚這件事情嗎?」
「…」
杏樹說出我們兩個結婚的語氣非常理所當然,看著我的雙眼非常的認真。被這樣問的我,說不出話來,實在是太震驚了。杏樹是這樣想的嗎?
「原來只有我這麼想啊…也是呢,兩個女生結婚什麼的,朱夏要結婚果然還是會選男生吧…」別開了和我相對的視線,杏樹的語氣突然冷了下來。不是的!不是這樣的!
「不是的!」
「朱夏?」
大聲的喊了出來,好顯現在客人不多,也沒什麼人聽得到在偏僻角落裡發出的聲音。
「不是這樣的!我不只一次想過跟杏樹結婚的樣子,可是…可是」
「可是?」
「在日本同性間是不被認可的吧?」
「朱夏」
「…」
「不只日本,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不被認可喔?」
「…」
「不過...我說過對自己喜歡的東西要誠實的吧?想要跟朱夏一起渡過每一天,我想要跟朱夏結婚,只想要跟朱夏結婚」
笑著的杏樹語氣很輕,摸著我頭髮的手很溫柔。被這樣告白的話怎麼忍得住嘛!會哇-的哭出來的吧?但是齊藤我是一個帥哥,還是忍住了眼淚。
「杏樹…」
「嗯?」
「最喜歡你了」
「嗯…我也…最喜歡朱夏了..」
講到最後耳朵都紅了的杏樹,明明剛剛對自己說的話更令人害羞,現在到底是在害羞什麼啦!不過杏樹就是這一點可愛,自己果然最喜歡杏樹了。
「不過杏樹怎麼會突然想到這些?」
「我之前不是去了台灣嗎?」
「嗯!給我買了好多伴手禮!」
「就只知道伴手禮啊?」
「嘿嘿」
「那個啊~在朱夏來之前看了關於台灣的新聞,說是同性婚姻合法了」
「诶?真的?」
「嗯!真的,所以一個人等著朱夏的時候就忍不住想像起來了」
「跟我結婚?」
「嗯,跟朱夏去台灣結婚///」
「這樣啊///」
「剛好有這些雜誌就忍不住看了起來,然後擅自想像了穿著婚紗的朱夏」
「那個…我好害羞阿杏樹」
「我也很害羞啊!」
我們兩個就這樣紅著臉坐在咖啡廳裡好一陣子,才想起來我們是來喝下午茶的。

评论(6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