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con

杏夏全開!DAY!DAY!DAY!的朱夏推

情人節

聽朱夏說家裡的人都丟下她,去過兩人世界,所以今天只剩下修羅和她孤零零的在家了。這不是正好嗎?!這樣就可以到朱夏家留宿了。畢竟今天是情人節,自己也想不被人打擾,好好的跟朱夏兩個人一起過嘛。
和朱夏約好了練習結束後,就要一起回朱夏家去的。想到可以優閒的度過兩個人的時光,就覺得心理甜甜的。
沒想到練習結束後,自己卻被經紀人叫去商量事情,平常都很快就結束的,怎麼今天花了這麼多時間阿。
雖然剛剛朱夏一臉乖巧的跟自己保證會好好的等著自己。但是,這個過動兒怎麼可能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等這麼久還不搗亂,這麼想著,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。趕緊回到了樂屋。
進去後馬上就看到背對著門口,坐在我位置上的朱夏,這傢伙在做什麼啊?連有人進來了都沒有發現,未免也太沒防備了吧。
「朱夏」
走到朱夏身後,喊了她的名字,像是受到了驚嚇,朱夏的肩膀抖了一下,就這樣僵住了。诶?好可疑,為什麼是這種反應,平常這種時候,都會馬上撲過來對著我笑的。絕對~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吧?
「杏、杏樹…阿哈哈、你回來啦」
看吧~結結巴巴的,還不轉過來看著我,果然很可疑。
「朱夏在做什麼吶?」
看著對我的問話沒有反應的朱夏,決定強行的把她扳過來。
「什麼都沒有!我就是一個人靜靜的等著杏樹嘛!」
被我轉過來的朱夏,慌慌張張的擺著手
噗、齊藤さん先把嘴角上的巧克力擦乾淨好嗎?真是的,朱夏好像在等著自己的時候吃了巧克力。應該是今天早上愛愛分給大家的吧,愛愛真的是很用心,巧克力還用代表色的袋子來區分,雖然自己不是很喜歡吃巧克力,不過還是很開心能收到這個禮物。
「噗、朱夏」
看著朱夏嘴角上的巧克力,忍不住笑了出來。今天朱夏在收到愛愛的巧克力的時候,就很想打開來吃的樣子,果然是忍不住了吧。真的好可愛。
「诶?怎、怎麼了?」
「吶w朱夏你的…..」
你的嘴角上有巧克力,本來是想要這樣告訴朱夏的,不過睹了一眼朱夏手上的袋子,那蜜柑色的袋子.....恩?怎麼會是密柑色?朱夏的應該是水藍色的袋子阿?....也就是說,朱夏手上的是自己的那一份囉?
「不是的!杏樹你聽我解釋!」
朱夏發現了自己的視線,連忙說道。
「人贓俱獲,你還有什麼想說的齊藤さん」
盯著朱夏沾著巧克力的嘴角,努力的忍住不笑出來。自己是不打算對朱夏生氣的,因為這個巧克力,自己本來就打算要分給朱夏吃的,所以在離開的時候才會把巧克力放在桌上。

「我本來邊吃著自己的巧克力邊等著杏樹,可是都吃完了杏樹也還沒有回來。本來沒有打算要吃掉杏樹那一份的,真的!只是想要看一下袋子的顏色!可是….真的很好吃嘛。」
講著講著朱夏突然嘟起了嘴,偷偷的看了我一眼,發現我沒有任何的不悅 ,態度又囂張了起來。
「還不是因為杏樹去了好久,想說就吃一塊!結果不知不覺就全部吃掉了。反正、杏樹也不喜歡吃巧克力嘛!我吃掉不是剛剛好嗎?嘿嘿」
在這種時後,笑得特別可愛的朱夏,真的是好狡猾。所以在這種時候,會變得特別想要欺負朱夏也不可以怪自己吧。

「但是啊,朱夏,我拿出來放在桌上是自己想要吃嘛,雖然不喜歡吃巧克力,可是難得愛愛給的吶」
用委屈的聲音這樣說著,其實自己是真的有想過要吃一塊的,不過自己的戀人那小巧卻驚人的進食速度,對於巧克力全部都被吃光的這件事,自己也不感到意外。

「诶、阿….對不起嘛杏樹...我會補償你的...有什麼想吃的嗎?我去給你買回來 !」
朱夏看著我的眼神非常誠懇,如果現在說了想吃的東西,朱夏一定是馬上衝出去幫我買吧?該說不愧是跑腿船長嗎w

「恩 ...可是怎麼辦嘛~我現在想吃的就是愛愛的巧克力嘛!」
「...對不起嘛」
聽到我這麼說後,朱夏低著頭看著自己拿著帶子的手,看起來就像是做錯事的小學生一樣,因為經不起巧克力的誘惑,而陷入深深的自責之中。
「诶? 朱夏這裡不是還有嗎?」
朱夏聽到這句話之後,看了空無一物的袋子,一臉疑惑的抬起頭來看著我。
「欸?沒有啊在哪裡?杏樹,都被我吃....嗚!」
彎下腰來,往坐著的朱夏靠了過去,輕輕的吻上了朱夏的唇。
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舉動,而愣住的朱夏。
「诶?什麼嘛?突、突然就親上來….而且才沒有巧克力吧!」
過了幾秒後,從當機狀態恢復過來的朱夏,一邊掩飾著自己的害羞一邊對我說著。對著這樣的朱夏笑了笑。
「有阿,就在這裡」
然後,伸出舌頭往朱夏沾著巧克力的嘴角舔了上來。
看著我把舌頭伸回自己口中,朱夏的臉頰泛起了淡淡的紅暈。
「….好甜…」
恩....巧克力….果然還是太甜了。



不過看著滿臉通紅的朱夏....
自己可能也不是這麼討厭巧克力吧?

评论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