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con

杏夏全開!DAY!DAY!DAY!的朱夏推

學園

嗡嗡~


『抱歉!我今天也有些事情,所以杏樹先回去吧>_<』 


又是這個時間點啊... ?雖然快放學了,不過還在上課耶!

真是的! 

已經不知道連續第幾天收到朱夏的這種訊息了。以往放學都會一起回家的,最近這個像狗狗一樣黏著自己的傢伙是怎麼了?這麼反常,到底有什麼事呢? 

一直想著朱夏的事情,不知不覺就到了放學時間 

『小杏樹不要太想齊藤喔 啾~U・x・U』

下課鐘響沒多久,又收到了朱夏的訊息,真是一個囂張的後輩阿...不過....看在表情很可愛的份上就原諒她吧。 


『誰會想你』

這麼回覆了朱夏。今天也是自己回家嘛...爸爸也說了今天公司有聚會,所以會很晚回家。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...實在不想這麼早回家啊。 

....啊!這陣子都沒有社團活動,就久違的去做個自主訓練吧!這麼決定後,慢條斯理的收拾著書包,就往社團教室去了。 

來到社團教室前發現燈是亮著的,好像已經有人在使用了,今天也有人來自主練習嗎?就這樣走進了教室 

「你來啦!齊藤桑~今天也.....欸?伊波?你怎麼會來?」轉過身來的是社團的大原前輩,在看到我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驚訝? 

「欸?」等等、齊藤桑? 印象中社團裡沒有姓齊藤的啊?是自己太敏感了嗎?就在這個時候,身後傳來了腳步聲 

「前輩~~~我來了!久等...嗚欸?」這個元氣滿滿的聲音?不會吧?轉過身去,看到的是目瞪口呆看著自己的朱夏。怎麼回事?


...所以朱夏所說的有事情,就是要跟前輩見面? 

「杏樹你、你怎麼在這?」朱夏結結巴巴的問著。 


「我...」就在自己要回答的時候,朱夏快速的往前輩的方向走去,緊張的拉了拉前輩的手臂說起了悄悄話,再看見前輩搖了搖頭後,朱夏才鬆了一口氣。在說什麼啊?

而且...會不會太親密了一點阿...為什麼朱夏要瞞著自己跟前輩見面...前幾天也是像這樣在只有兩個人的空間獨處嗎?腦海裡浮現了許多疑問,瞬間覺得火大。 

「杏樹..」鬆了一口氣的朱夏終於往這邊看了過來,雖然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表情,不過一定不是什麼好臉色吧,因為已經沒有餘裕去管理表情了。 

「...」 

「...」 

「那個...伊波是來自主練習的嗎?」前輩首先打破了沈默。 


「不...我只是過來看看而已,現在要回家了...」本來是想要來練習的,可是現在自己只想回家,看著站在大原前輩身旁的朱夏,呼喊了她的名字 

「朱夏」

「是!」 

「一起回去嗎?」對著朱夏伸出了手

「...嗯!我也一起回去!那...前輩再見了」看了大原前輩一眼,朱夏走過來牽住了我的手。

「那大原前輩我們就先走了」 


回家的路上就這樣牽著朱夏的手,不發一語的走著。 


「杏樹...」 

「...」 


「杏樹...那個...手握的太緊了...」 


想著要把朱夏帶走,所以緊緊的牽住了朱夏的手,不過好像握得太緊,弄痛她了。自己對於朱夏的話語沒有做出回應,不過還是調整了手上的力道。 


「朱夏....」 

「嗯?」 

「來我家嗎?」 

「嗯..」 

本來就打算把朱夏帶回家的,因為實在有太多的問題想要問了。不過還是習慣性的詢問了她的意見,而朱夏也沒有拒絕。 

「朱夏..」 

「杏樹你聽我說!」 

回到家後,把朱夏帶到我的房間,鬆開了握住的手,朱夏馬上就撲上來抱住了我。 


「我絕對!絕對!沒有做對不起杏樹的事!真的!」 

是的,我跟朱夏正在交往中。 

「那朱夏為什麼要瞞著我這件事呢?」 

「我沒有瞞著杏樹啊.....只是沒讓你知道而已」

越說越小聲的齊藤桑 


「為什麼跟大原前輩見面?不、應該先從朱夏怎麼會認識他開始問起」 


「欸...這個說來話長...」 

「...」 

「...杏樹?」 

朱夏鬆開了擁抱著我的雙手,對突然沈默下來的我發出了疑問...


「....」

「那個..杏樹?..」


「所以....這幾天朱夏都是跟大原前輩在一起嗎?」 


「欸...嗯...」 


慢慢的往朱夏逼近,而朱夏則是慢慢的往後退,直到靠上背後的牆壁。 


「為什麼?」 


雖然知道朱夏不可能做背叛自己的事情,不過因為朱夏瞞著自己,而產生了焦躁感,現在迫切的想知道原因。

「....原因就是這個啦!」

已經無路可逃的朱夏,深吸了一口氣下定決心似的。 

突然間衣領被抓住了,隨後感覺到了小腿肚被朱夏踢了一下,這孩子到底是在做什麼啊?雖然知道朱夏非常的我行我素,但是突然向自己發起挑戰什麼的... 

「欸?為什麼阿?」 

然後就看到面前的朱夏一臉『你怎麼還站著,這時候不是應該往後倒下嗎』的表情看著我,我才是該茫然的那一個吧? 


「什麼為什麼啊?我才要問你為什麼突然襲擊我吧?」

真是的!有些哭笑不得阿 


「所以說了這就是原因嘛!」 

「蛤?」 

「因為我想要打敗杏樹嘛!」 

「抱歉,但是,蛤?」

打敗?我從來沒跟朱夏打過架吧? 

「因為...」

阿....是開始噘起嘴來進入委屈模式的齊藤

「什麼?」

「因為很多時候,杏樹都仗著自己學過空手道,馬上就用氣勢壓上來了嘛!」 

「我哪有啊?」

「現在不就是這樣嘛?」 

「欸?」 


「所以才會去請前輩教我一些格鬥技,學會的話就可以跟杏樹抗衡了嘛」 

朱夏背靠著牆壁,而抓著我衣領的手還沒鬆開。像是對剛才的失敗還不能釋懷一樣,不甘心的看著我。 


「本來想要偷偷學好,嚇杏樹一跳的…還特地請前輩幫我保密的!」

「朱夏真是壞心眼阿」

說什麼想要嚇我一跳,根本是想要把我往地上摔一跤吧?看看朱夏那失敗後,心有不甘的臉,我不由得這麼想


「杏樹才壞心眼!」

「但是~為什麼是大原前輩啊?」 

「因為上次問了杏樹,社團裡有誰比較厲害,你不是說了大原前輩嗎?」 

「欸?有嗎?」 

「杏樹真是的!」

「啊...想起來了」

朱夏這一陣子真的是突然對武術很感興趣,一直問自己社團的事情,或是一些有關武術的事情,這孩子一向是馬上就投入其中的類型阿。


「不過看樣子我好像說錯了」 

「欸?什麼意思?」 

「不..只是突然覺得前輩好像也沒有這麼厲害」 

「诶、前輩滿厲害的啊?」

「但是朱夏不是什麼都沒學會嗎?」 


「欸?」 


 「因為朱夏不是沒有成功嘛」


「诶?那是因為..」


「吶、不如跟我學吧?」 


「...?..嗚欸?!」 


不給朱夏說完話的機會,雙手攀上了朱夏抓住自己衣領的手臂,用力的轉了一圈,把朱夏從牆壁那頭扯了出來,小腿伸往朱夏的右腿後側,用力的絆了一下,瞬間失去平衡的朱夏,往後倒下,抓著朱夏的手使力,減緩了她倒下的速度, 以免她受傷,而自己也隨著朱夏,把身體的重心壓低,直到身體壓在她的身上。而被壓在地上的朱夏正驚魂未定的看著我。


「……杏樹你!」

「朱夏…..前輩也是這樣教你的嗎?」

好不容易從驚嚇中回過神來的朱夏,好像是有些生氣了,馬上就要開口抱怨的樣子,在她開口之前,搶先的問了問題。


「...诶?不不不!絕對不是!我只是在旁邊看前輩示範而已!」朱夏呆愣了一下後,馬上大力的反駁了我的話。雖然知道像這種教學,肢體接觸是無法避免的,但一想到朱夏可能被別人壓在地上,就完全不能接受啊。


「嗯?真的?」

「….當然是真的啊!」

「恩!好乖」

瞇起眼來看著朱夏,被這樣盯著的朱夏,直勾勾的回應了我的眼神,再加上是個不會說謊的孩子,要是一說謊馬上就會暴露的。真的就只是看著前輩示範吧,所以才什麼都沒學會阿?突然覺得朱夏耿直的這一點也很可愛,摸了摸她的頭


「所以我沒有做對不起杏樹的事喔!那個….差不多可以放開我了吧?」

「嗯~不行~」

「诶?為什麼阿」

「因為我還沒好好獎勵一下朱夏嘛,難得朱夏這麼好學」

「什、什麼、獎勵?阿哈哈哈不用的~放開我就行了」

被我壓在身下的朱夏開始有些不安份的動來動去了,手也搭上了我的肩膀想要把我推開一些,完全是要逃跑的氣勢。

「欸?那怎麼行呢~這麼認真學習的孩子,就讓伊波前輩來好好教教你吧」

雖然只是在旁邊看,可是瞞著自己跟別人相處什麼的,還是不能釋懷。這麼想要學的話,我來教你好了。


「這是從我這邊才學的到的,我可是從來沒教過人呢,這是第一次」

擺出了正經的臉,很認真的要給朱夏來個一對一教學的樣子。


「诶?真的...要教我嗎?可是這樣就沒意義了嘛,變成杏樹的學生,怎麼打敗杏樹..嗚...不過學個一兩招也好」

雖然有些懷疑,但是我的態度跟表情還是讓很想要學武術的朱夏相信了


「別急~我現在就教你好好學著」

「诶?等等??」

「不等」

本來幹勁滿滿的朱夏,在看到我露出的笑容之後,突然開始掙扎了起來,因為朱夏很了解我嘛。


「等、等….嗯..啊 杏樹!」

「什麼w?」

「說好的教、學呢?哈…」

「現在就是在教學,朱夏把眼睛張開,好好的看著我。」

「騙…嗯.子!哪有人哈…哈..這種..這種 你明明就是…」


「這真的是教學」寢技教學

「嗚嗚嗚...騙子..」


往後社團練習跟前輩對打都打得很火熱的伊波同學

跟再也不碰武術一直維持白帶的朱夏同學。


ooc腦洞大爆發只是想要寫武術教學的杏夏


评论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