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con

杏夏全開!DAY!DAY!DAY!的朱夏推

之前來台灣組的腦洞


生放結束後,和成員們一起玩鬧也拍了很多照片。在這之後大家都陸陸續續的回家了,還要趕飛機的三人組剛剛也一起離開了。不知道杏樹現在在做什麼呢?明明才見面,怎麼現在就開始想她了,在這樣下去都要想念的哭出來了。
待在只有一個人的休息室裡,總覺得有點寂寞。不過,自己是知道的,會感到寂寞的原因並不是這個。因為杏樹工作很忙,這幾天都沒有見面的時間,就連今天也是沒能好好的獨處。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。明明是不想給杏樹添麻煩的,希望她工作結束後能好好休息,忍住了和杏樹講電話的衝動。想撒嬌時也拼命的忍耐了,可是在表情上還是沒有辦法控制得很好,顯得很沒有精神,好像還讓成員們擔心了。自己還真是失敗阿,眼淚好像要掉下來了。好遜阿,竟然因為這種事情哭。沉浸在這種情緒之中的時候,休息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。
诶?是杏樹?剛剛不是才走的嗎?現在看到杏樹的話,自己不是變得更想哭了嗎?慌慌張張的擦著自己的眼睛,深吸了一口氣。
「诶?杏樹?妳忘記拿東西了嗎?」打起精神的說著,站在門口的杏樹,頭髮有些凌亂,一定是跑回來的吧?是忘記什麼重要的東西了嗎?真是的。
「恩,忘了東西所以就叫她們先走了。」杏樹氣喘吁吁的回答
「笨蛋,跑得這麼急,妳打個電話,我就幫妳帶下去了嘛!」居然沒想到要打電話給我,杏樹果然是一個笨蛋。下意識的轉過身去,想要走到杏樹剛才使用的櫃子那邊,幫她把東西拿出來,身體卻突然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。朱夏正背對著杏樹被擁抱著。
「诶?」诶诶诶?現在是什麼情況?
從身後傳來的體溫和香味,讓朱夏眷戀的捨不得離開。不過這樣下去是不行的,現在不是沉迷的時候。維持這個姿勢幾秒後,朱夏還是開口了。
「杏...樹...先放開我吧,妳忘了什麼?我去幫妳拿」想要往前走,卻被杏樹的雙手限制了去向。
「我忘記了我的朱夏很愛撒嬌,這幾天都沒有好好的讓她撒嬌,要是不抱抱她,就這樣去臺灣的話,朱夏會一個人偷偷躲起來哭的。」杏樹在朱夏的耳邊說著,雙手沒有放開,反而抱得更緊了。
「.....」什麼嘛,誰會哭啦!雖然想要這麼說,可是眼淚已經奪眶而出了,轉過身去把臉藏在了杏樹的肩窩,眼淚也不爭氣的掉了下來,都是杏樹的錯,這麼溫柔的話,自己不可能忍的住吧。維持抱在一起的姿勢,兩個人都沒說話,空蕩蕩的休息室,只剩下朱夏微微的啜泣聲。
「吶、杏樹....」像是平復了一些,還躲在杏樹懷裡的朱夏帶著一點點哭腔。
「恩?」杏樹的右手輕拍著朱夏的背,安撫著朱夏。
「這幾天...沒有跟杏樹見面覺得有點寂寞了。雖然拼命忍耐了,可是...還是好想妳。」說了這種話之後,總覺得有點害羞。
「恩...我知道喔,朱夏一整天都沒有精神,又沒人要抱抱朱夏的樣子,只能由我來了。」這麼說著的杏樹害羞的笑著,可是說出來的話語卻像是在宣示主權一樣。
「才不是沒人抱呢!姐可是齊藤喔!要抱誰就抱誰!下次就抱遍Aqours!看妳怎麼辦」雖然心裡甜甜的,可是還是忍不住這著說,因為像剛剛絲娃娃就抱過來了嘛。
「是是是~齊藤桑了不起了不起!」杏樹的左手寵溺的摸上了朱夏的頭,無奈的看著朱夏。
「......不要把我當小孩子啦!」朱夏有些不滿的嘟起嘴來,剛剛哭過的眼睛還有些紅通通的,真是好可愛啊。雙手改為捧著朱夏的臉頰,杏樹沒有說話,臉上的表情更寵溺了,被這樣看著的朱夏有些不自在。
「說了不要把我當小....嗚?!」對著朱夏不滿的可愛模樣,杏樹再也忍不住了,捧著朱夏的臉頰,將唇湊了上去,然後,加深了這個吻。分開時,兩個人的呼吸都有點急促,朱夏閃避著杏樹的眼神,低下頭去,臉紅通通的。看到這樣的朱夏杏樹滿意的笑了笑,嘴唇貼在朱夏的耳邊。
「才不是小孩子呢....一直以來都是把朱夏當作戀人在疼愛的」朱夏明白嗎?對小孩子才不會做這種事呢,這可是做為戀人的自己對朱夏行使的特權。隨著杏樹的話語,朱夏耳邊酥酥麻麻的,忍不住往杏樹的懷裡靠。看樣子朱夏已經害羞到一個境界了。自己也是啊,真是羞恥死了。剛剛說出這種話的自己是怎麼了?!一定是因為朱夏太可愛的錯。
「朱夏」看著靠在自己身上還不願意抬起頭來的朱夏。
「......做什麼?」靠在懷裡的聲音有點悶悶的
「在台灣的時候會給朱夏買很多辦手禮」
「恩....」
「會給朱夏打電話」
「恩...」
「到時候會很想朱夏的,所以再多抱一下?」聽到杏樹這麼說之後,朱夏就抱住了杏樹。
「.....杏樹到時候趕不上飛機我可不管」這麼說的朱夏,手卻沒有要放開杏樹的意思。

评论(2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