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con

杏夏全開!DAY!DAY!DAY!的朱夏推

大掃除

難得的休假日,因為知道杏樹會在家裡休息,所以在沒有告知對方的情況下,就擅自跑來杏樹家叨擾了。前來應門的是一副『我正在大掃除』的杏樹,實際上也正是如此

「诶?朱夏?」

看到正在打掃的杏樹從一開始的驚訝轉變成一個危險的微笑時,最擅長人間觀察的朱夏,馬上就知道留下來,會是什麼命運了。現在必須快速的回到安全的地方,哈哈一笑,說出了破爛的謊話,想要就此告辭。
「阿哈哈~居然迷路到這了?那個…齊藤先走了」
「…朱夏是來找我的吧?」
「沒有這回事喔~齊藤…單純的迷路而已」
「來得正好!」
「欸?不要…齊藤要回家!」
不由分說就拉起我的手,把我往屋裡拖去的杏樹,完全不聽人說話啊…

就知道會變成這樣…
都怪半小時前被漢堡排收買的自己不好

「阿~朱夏這邊可以幫忙擦一下嗎?」
「恩…這邊嗎?」
「對,朱夏意外的很擅長嘛~」
「哼!姐可是齊藤喔」
「是~我錯了,不該小看齊藤桑」
這就是現在在伊波家擔任一日清潔工朱夏的處境,身為乖孩子的朱夏,平常是有在幫忙做家事的~而且屬於被誇講的話,就會賣力得停不下來的類型。

「擦好了!」
哼哼!誇獎我吧!我超帥的~嘿嘿

「阿~朱夏擦的好乾淨喔!帥哥!」
杏樹摸了摸我的頭,大大的稱讚了我一番
「嘿嘿,還有哪裡?齊藤都可以擦乾淨喔」
「不過這邊已經差不多了,朱夏先休息吧?現在只剩下陽台了」
「齊藤也來幫忙!」
「不用了陽台很熱的」
「不管是什麼都放馬過來吧!」
「噗、好吧」
杏樹看著我一臉得意的拍著自己的胸膛,決定讓我也一起幫忙了。所以穿著短褲的自己,就跟著捲起褲管的杏樹走進陽台。
「哇..真的好熱~」
太陽好大…
「就跟妳說了嘛…還是進去等我吧…」
「齊藤要幫忙!」
「屋子裡有冰棒喔~」
「嗚…我不吃」
好想吃冰棒,打量著看著自己的杏樹,臉上這個表情,再加上說出什麼冰棒,一定又把自己當小孩子了吧?
「留在這裡很熱喔…」
抓住杏樹摸在自己臉上的手
「留在這裡比較好!」
因為杏樹在這裡嘛!

「好吧…那朱夏我來刷地板你幫我把水打開」

捏了捏我的臉頰後,杏樹把清潔劑倒在地上,拿起刷子對我比了比身旁的水管。
我就這樣幫忙灑著水,看著杏樹賣力的刷地板。看著外面過於刺眼的陽光,想要放空,反而讓腦袋更胡亂的想著不著邊際的事情。阿…好想趕快吃漢堡排阿…一定要叫杏樹加入滿滿的起司!就算胡思亂想也不忘轉回來看看杏樹。刷著地的杏樹滿身大汗,自己這麼輕鬆的拉著水管這樣好嗎?杏樹好像很熱啊…就讓齊藤來幫忙她降降溫吧
嘿嘿…

「朱夏…往左邊一點,淋到我的腳了啦」
先從腳開始進攻,背對著我的杏樹沒有起任何疑心,非常努力的刷著地板。
「這邊嗎?」
壞心眼的把水管對準杏樹的另一隻腳
「诶!很涼欸!朱夏你是故…哇!!」
抓緊時機把水管對準了邊說話邊轉過身來的杏樹,沒錯齊藤桑要幫伊波大人徹底的降溫。
「哈哈~」
「啊!會弄濕!住手啦朱夏!」
一開始只是用非常小的水量,但是看到杏樹一邊用手擋著水柱一邊發出不滿的聲音,突然很想看到淋成落湯雞的杏樹,自己的惡作劇因子被激活了,把水開到最大,反正這裡是杏樹家,她多的是衣服可以換。
「誰叫杏樹平常都欺負我!看招!」
「…拜託!誰欺負你啊」
是沒有啦,嘿嘿…朝著杏樹的臉全速前進yosoro!
「喂!…齊藤朱夏!」

「哈哈!幹嘛?伊波杏樹?」
「…給我做好覺悟…」

「…诶?」
停止噴水攻擊後,全身濕透的杏樹站在原地不動,只吐出了這幾個字。
慘了,忘記把惡作劇的後果記算進去了….
「等等!杏樹、」
對我的話充耳不聞,杏樹跨著超大步伐往我的方向移動…慘、慘了
看到杏樹黑著臉,這絕對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。
「齊、齊藤!沒有…」
我沒有帶衣服來換,不能弄濕啊!
「沒有什麼?」
一手抓住我的手臂防止我逃跑,一手抓起水管,渾身濕透的杏樹,穿在身上的衣服變得非常貼身,下意識的就往杏樹的胸部看去,雖然只有一瞬間,可是還是被看到了,杏樹抓住自己的力道又加大了些,抬頭就對上了杏樹火熱的視線。
「…不是!杏樹我沒有看你的胸、嗚!」
「杏樹!好冷!」
沒被抓住的手瘋狂揮舞著,試圖讓杏樹冷靜一點,但是回應自己的只有冰冷的水柱….

「哈啾!」
「朱夏..」
「不要跟我說…話哈啾!」
明明剛剛杏樹也和自己一樣全身濕透的在陽臺玩了好一陣子,為什麼只有自己像是要感冒了一樣…可能是因為笨蛋不會感冒吧?剛剛的那場戰爭也因為自己的噴嚏而停止了。

穿著杏樹借給自己有些寬鬆的衣服跟褲子,揉了揉鼻子,朱夏盤著腿坐在木地板上等待烘乾機烘乾自己的衣物,完全不想理會杏樹的呼喊,雖然是自己先惡作劇的。

「這樣坐著會感冒的!」
齊藤已經感冒了啦!
「朱夏~」
「诶?等、等!」
沒想到跪在自己身後的杏樹會突然抱了上來。被杏樹抱住是很開心的一件事,可是,齊藤我現在裡面什麼都沒穿啊!
「…..」
「杏樹…那個…」
「诶?嗯?」
「我…」
「…朱夏…很柔軟喔」
聽著杏樹害羞的說出性騷擾話語,朱夏只希望烘乾機可以烘的快一點
「放開我啦!」
杏樹這個變態!!!!

评论

热度(38)